《广东十三行考》pdf

  1.本站不保证该用户上传的文档完整性,不预览、不比对内容而直接下载产生的反悔问题本站不予受理。

  合 骗 魔 更 中 覆 文 南 魔 魔 人 果 梁 彬 嘉 族 苹 民 辑 库 骗 束 版 出 民 著 化 文 委 员 十 社 出 促 舍 版 造 舍 三 行 考 矍 岭 南 文 库 顾 问 (按姓氏笔画为序) 叶选平 卢钟鹤 任仲夷 杨应彬 杨资元 李兰芳 陈越平 林 若 黄华华 岭南文库编辑委员会 名誉主编:黄 浩 主 编:于幼军 副主 编:刘斯奋 (执行) 萧如川 编 委:(按姓氏 于幼军 卢子辉 冯伯秋 庄 昭 刘斯奋 朱仲南 麦英豪 李 钟 李权时 李达强 李锦全 岑 桑 张 磊 陈俊年 陈海烈 陈胜群 洪志军 胡守为 饶尤子 梁 钊 梁渭雄 萧如川 曾牧野 曾宪志 廖晓勉 颜泽贤 “岭南文库”前言 广东一隅,史称岭南。岭南文化,源远流长,采 中原之精粹,纳四海之新风,融汇升华,自成宗系,在 中华大文化之林独树一帜。千百年来,为华夏文明 的历史长卷增添了绚丽多彩、凝重深厚的篇章。 进入19世纪的南粤,以其得天独厚的地理环 境和人文环境,成为近代中国民族资本的摇篮和资 产阶级维新思想的启蒙之地,继而成为资产阶级民 主革命和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的策源地和根据地。 整个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广东人民在反对帝国主 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残酷斗争中前仆后 继,可歌可泣,用鲜血写下了无数彪炳千秋的史 诗。业绩煌煌,理当镌刻青史、流芳久远。 新中国成立以来,广东人民在中国的领 导下,摧枯拉朽,奋发图强,在社会主义物质文明 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中卓有建树。当中国社会跨进 20世纪80年代这一全新的历史阶段,广东作为国 家改革开放先行一步的试验省区,被置于中国现代 经济建设发展的前沿,沿改革、开放、探索之路突飞猛进; 历十年艰辛,轰轰烈烈,创造了中国经济发展史上的空前伟 绩。岭南大地,生机勃勃,繁花争簇,硕果累累。 际此历史擅变的伟大时代,中国人民尤其是广东人民, 有必要进一步认识岭南、研究岭南、回顾岭南的风云变幻, 探寻岭南的历史走向,从而更有利于建设岭南。我们编辑出 版 “岭南文库”的目的,就在于予学人以展示其研究成果之 园地,并帮助广大读者系统地了解岭南的历史文化,认识其 过去和现在,从而激发爱国爱乡的热情,增强民族自信心与 自豪感;高瞻远瞩,继往开来。 “岭南文库”涵盖有关岭南 (广东以及与广东在历史上、 地理上有密切关系的一些岭南地域)的人文学科和自然学 科,包括历史政治、经济发展、社会文化、自然资源和人物 传记等方面。并从历代有关岭南之名著中选择若干为读者所 需的典籍,编校注释,选粹重印。个别有重要参考价值的译 著,亦在选辑之列。 “岭南文库”计划在五至七年内将主要门类的重点书基 本出齐,以后陆续补充,使之逐渐成为一套较为齐全的地域 性百科文库,并作为一份有价值的文化积累,在祖国文化宝 库中占一席之地。 岭南文库编辑委员会 一九九一年元旦 目 录 一九九九年版序言 蔡鸿生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九三七年版序言 朱希祖 第一篇 序 篇 第二篇 本 篇 第一章 十三行起源考 ·······················…·…21 第一节 十三行以前广州市舶大略考 ···……21 第二节 十三行制度、名称溯源考 ······,·…·41 第二章 广东十三行沿革考 ··················……66 第一节 自粤海设关至公行起始之十三行考 ·······································…… 66 第二节 自公行起始至外洋行成立之十三行考 ·············.·。·······················…… 84 第三节 自外洋行成立至洋行制度废止之 十三行考 ···························…… 142 1 第三章 广东十三行行名、人名及行商事迹考···256 第一节 资元行··256 第二节 同文行、同孚行··259 第三节 义丰行······270 第四节 泰和行、裕源行··.·273 第五节 丰进行···.·274 第六节 逢源行、万和行.·275 第七节 广顺行、源泉行··.·278 第八节 而益行.·280 第九节 怡和行.·282 第十节 源顺行·········································…·…290 第十一节 吴昭平··.·292 第十二节 广利行··.·293 第十三节 达成行··.·297 第十四节 义成行··.·300 第十五节 东生行.·301 第十六节 丽泉行.·303 第十七节 会隆行··············,····304 第十八节 西成行 (同泰行事迹附)310 第十九节 福隆行.·314 第二十节 万成行·317 第二十一节 天宝行·321 第二十二节 东裕行、东兴行·328 第二十三节 万源行 .·329 2 第二十四节 茂生行.·331 第二十五节 兴泰行.·332 第二十六节 中和行.·332 第二十七节 顺泰行.·333 第二十八节 仁和行.·334 第二十九节 孚泰行.·335 第三十节 同顺行 .·336 第三十一节 福顺行·338 第三十二节 东昌行·339 第三十三节 安昌行·340 第三十四行 隆记行·340 第三篇 尾 篇 第一节 广州历代市舶之鸟瞰.·345 第二节 十三行与牙行.·346 第三节 十三行与十三夷馆 ·347 第四节 行商数目之增减·358 第五节 行商与大班之关系·360 第六节 海关之勒索.·362 第七节 行商之包揽贸易.·373 第八节 行商被政府禁锢之事例·374 第九节 行商之集议.·376 第十节 行商之友善与狡桧377 3 第十一 节 行商约束外商之责任····················…·…378 第一十二节 行商反抗苛勒之怯儒 ····················…·…380 第十三节 外商对于行商破产之营救 ···············……381 第 !·四节 行商与鸦片······························,·…·…384 第 F一五节 行商退办行务之困难····················…·…386 第十六一节 从 盐《法志》内搜出洋盐两商之历次捐输 种类及数目································…·…387 第十七节 从碑记上搜得行商对于地方公益之捐输 ················································…… 391 第十八节 行商后纪···································…·…395 附录一:英法联军 (咸丰七年,1857年)之役 广东旧十三行行商调停战事史料········…·…397 附录二:评梁嘉彬著 广《东十三行考》……吴 啥 406 附录三:美国PacificAffairs《太《平洋事务)) 杂志 1940年3月号所载德国教授I.deBeauclair (鲍克莱尔)对本书书评一则 ···········…·…412 附录四:广《东十三行考》日译本山内喜代美氏译序 ·····。···.······················.··················…… 417 跋····································……梁承邺 章文钦 429 图版目录 图一 从香山县前山塞望澳门 图二 澳门南环 图三 18世纪初叶荷兰人所作澳门古地图 4 图四 外舶驻旋之黄埔 图五 1800年广州十三夷馆 图六 广州十三夷馆图案一 图七 广州十三夷馆图案二 图八 广州十三夷馆图案三 图九 广州十三夷馆图案四 图十 广州之街市 图十一 丽泉行行商潘长耀家园图一 图十二 丽泉行行商播长耀家园图二 图十三 广州某商之家园 图十四 怡和行行商伍秉鉴 (Howqua)遗像 图十五 天宝行行商梁经国(Kingqua)遗像 图十六 道光二年 (1822年)火烧十三行 (夷馆) 图十七 19世纪初叶十三夷馆图及粤海关图 图十八 零丁洋 “快蟹”、“扒龙”走私鸦片图 图十九 1834年律劳卑 (LordNapier)强令Imogene (“伊莫金号),’ 及Andromache(“安德洛梅奇 号),’两船闯过虎门口 图二十 1841年英军攻取穿鼻要塞 图二十一 1840年英军攻取定海 图二十二 1922年武藤至广州时所摄十三行街图 图二十三 1933年十三行马路图 图二十四 1933年十三行马路与太平南路交界处 图二十五 著者家藏佚名撰 夷《艘寇海记》手抄本之一页 图二十六 著者家藏巡抚柏贵手札之一页 5 1 吐 . 1 1 1 十 . _ 七 七 币 栩 陈 良 y / u / 0 / 目 户〕一 )肠人 ,J一 杯刁 月 1 e s . . 1 十 . j 且 十 . ‘ 广《东十三行考》初版于1937年,著者番禺 十 1 梁嘉彬,时年仅27岁。 卫 e s 本世纪的30年代,尽管国运危机四伏,文运 J . . . . . . . . 月 . . . 却相当辉煌,可说是中国现代学术的一个花季。在 r 卫 ‘ e e t l 中西会通的潮流激荡下,文史之学的名篇巨著成批 一 涌现,令人叹为观止。陈寅烙的 《四声三问)、陈 垣的 元《秘史译音用字考》、胡适的 (醒世姻缘传 一 考证)、钱穆的 先《秦诸子系年》以及向达的 唐《 1 代长安与西域文明》等等,都是在这个时期问世 1 1 的。当年风华正茂的梁嘉彬先生,身逢其盛,奋励 1 . 潜研,为文化、为社会、也为自已的先人,呈献了 . 1 . e s . 三十来万字的 广《东十三行考),堪称30年代学术 l 十 上的 “岭南佳果”。这部才气横溢的少作,经过数 w e 十年的风风雨雨,如今已成为蜚声学界的传世之作 十 几 , 了。 e s . l o t 广东十三行的历史,是在朝贡体制向条约体制 l l l 转变的过程中展开的。与同时代的徽商和晋商相 月 . 1 ! 一 比,它的浮沉更受 “夷务”的牵制,具有既显赫又悲凉的独 特面貌。17世纪的岭南士大夫,已经有人从 洋“气”中觉 ! 察到隐忧了。例如,清初的屈大均,固然写过 银“钱堆满十 三行”的名句,但诗人毕竟比商人有更高的警悟,他还发过 . 这样的预言:“洋舶通时多富室,岭门开后少坚城!”往后的 一 事实,一次又一次地证明屈氏眼光的超前性。广东行商以广 州口岸为地盘,处于清代中西经济关系的风口浪头,长期经 受着来自官、夷两面的高压,一贯发育不良。随着岁月的推 ! 移,其依附性和软弱性有增无已。为了在逆境中挣扎,竟酿 一 出 “商欠”的致命伤,债台高筑,终于从洋场走向自己的坟 一 墓。。梁嘉彬先生作为行商的后代,对往事别有会心,他是带 着 “了解之同情”写书的。情之所至,难免字里行间会有 , “发潜德之幽光”的微意流露。不过,学人的理性毕竟占了 一 上风。通过对中西历史文献的精勤爬梳,广东十三行的起 源、沿革、盛衰和功过,被条理化地叙述出来,成了一首节 奏分明的行商制度之歌。全书所考,立足证实,纲举目张, 至今仍保持着作为奠基性著作的学术价值。 一 任何学术领域,都含有进一步开发的前景,广东十三行 研究也不例外。继梁氏之后,探索者仍不乏其人。从海内外 的近期情况看,这个课题正在向深处发展,而且,研讨的旨 趣似乎越来越多样化。行商家庭的个案研究,首先是潘氏、 伍氏两家,已取得明显进展。作为十三行的贸易伙伴,广州 “夷馆”史历来少人问津,现在已经略启端绪,对荷兰馆和 瑞行作出一些初步的探讨。从事 “港脚”贸易的巴斯商人, , 白 被冷落多年后,也开始进入研究者的视野了。至于那个导致 一 行商沉沦而令人寒心的 “商欠”问题,其前因后果的剖析, 同样取得可喜的进展。除此之外,清代广州行商的西洋观, 以及十三行在中外文化交流中的作用,也作为新课题提上研 究日程。可以预期,被定位于经济、社会和文化交叉点上的 广东行商史,是有希望与广州口岸史的研究同步繁荣的。 梁嘉彬先生1995年病逝于台北。他的名著 (广东十三 行考》,如今已成为遗著了。这次新版的印行,不仅为 《岭 南文库》增添一个名贵的品种,同时也意味着梁先生的精魂 重返番禺故里。作为晚生后学,我认为两者都是令人欣慰 的。 1999年6月24日 蔡鸿生谨序于中山大学 1 ︺ 一 一九三七年版序言 广《东十三行考》三篇,番禺梁君嘉彬所撰也。 初,梁君在国立清华大学史学系肄业,曾撰有 (广 东十三行行名考),载于 清《华周刊),师友之间, 咸称道之;毕业后,回广州,继续研究十三行史 实,时余适为国立中山大学文史研究所主任,闻其 好学,特延请为文史研究所编辑员,使其专心致力 于此,期成巨著。越一年,乃扩充为三篇:一日 (序篇》,二日 《本篇》,三日 尾《篇》。而 (本篇) 最为重要,又分三章:一为 (十三行起源考》,二 为 (十三行沿革考},三为 《十三行行名、人名及 行商事迹考》;至于 序《篇》,不过叙述自己研究之 意义,辨别他人论著之是非;(尾篇》则杂述行商 与市舶牙行、夷馆大班等关系,与夫行商之包揽贸 易,约束外商等状况,亦多扼要之谈。文成十余万 言,诚洋洋大观也。或谓,梁君著十三行考,而十 三行之命名,究取何义,究取何时,皆未曾考得, 舍弃根本之要义,铺张枝叶之琐谈,未见其可也。 孟 兮 日 考史事者,多闻与阀疑并重,故知则详为考证,不知则 一 不妄附会,盖书阀有间,此亦无可奈何者也;况梁君此书, 较前人发明者已多,如十三行之起源,中外著述,咸谓在康 十 . 熙五十九年,或康熙六十一年,且有谓在乾隆二十五年者, t ! 梁君据屈大均 (广州竹枝词) “银钱堆满十三行”句,知十 月 卫 一 三行之名,当起于康熙二十六年以前,且引梁廷析 (粤海关 志),谓 “国朝设关之初,令牙行主之,沿明之习,命日十 ! 怪 三行”,是十三行之起源,虽未确切发见,然较之前人,已一 属多闻,此不可菲薄者也。或谓,十三行在中国近代史中,l l w e 关系最巨。以政治言,行商有秉命封舱停市约束外人之行政 十 权,又常为政府官吏之代表,外人一切请求陈述,均须由彼 月 w e 卫 . 辈转达,是又有惟一之外交权;以经济言,行商为对外贸易 一 之独占者,外人不得与中国其他商人直接贸易。此等特殊制 . 度,无论中国外国,皆蒙不利,鸦片战争,即为击破此种外 1 十 交制度及通商制度而来,自此一战,中国一撅不振,外交经 济,皆为不平等条约所束缚,百年以来,皆受此十三行所贻 1 之祸。梁君此书,不能分别条考此等重要因果,而惟平铺直 一 叙,沾沾于行之沿革,及行名、人名等琐碎考证,何足以赓 ‘ ! 中外人士之望?日,正惟叙行之沿革,而重要之因果,乃随 一 处可以发见,要在明眼人自取之耳。梁君引明万历中周玄伟 (径林续记》云:广“属香山,为海舶出入襟喉,每一舶至,1 一 常持万金,并海外珍异诸物,多有至数万者,先报本县,申 达藩司,令舶举同县官盘验,各有长例;而额外隐漏,所得 J 不货,其报官纳税者,不过十之二三而已,继而三十六行领 r a 几 l l J 银,提举悉十而取一,盖安坐而得,无薄书刑杖之劳,然优 不若盐课提举〕”据此,外国贸易,本市舶提举所专领,自 广东三十六行出,始代提举主持外国贸易,市舶提举悉十取 一,安坐而得,而行商乃为官商矣。.梁君以为此即十三行之 权舆。梁君又谓 “行商承商之法 (即所谓包揽贸易,所谓对 一 外贸易独占者),约如盐商故事,中国自唐以来,举凡盐铁 市舶诸大利,政府多采独揽制,明清两代,盐商、牙商 (十 · 三行初本为牙行),同为粤东两大资本集团,盐课提举,亦 ! 尝兼摄市舶之事,十三行行商承商制度,固早萌于盐商承商 一 制度也”。据梁君所考,则此种包揽贸易制度,实起于明万 历间广东三十六行之牙商,而此等制度,又仿自盐商,惟行 商为对外贸易之独占者,盐商为对内贸易之独占者,对外贸 · 1 易独占,则不利于外国,故为外国击破,对内贸易独占,则 ! 不利于本国,而外国方且利用之,以为外债取偿之计,吾国 一 盐商独占制度,今后亦宜废除,然此等独占制度,其历史递 衍甚长,十三行之前,已早有之,甚且可推其源于市舶提举 司 (梁君追溯此等历史甚详),非一朝一夕之故,十三行不 1 能专任其咎。由此可知详述行之沿革,亦不可菲薄者也。或 谓,梁君为十三行中天宝行行商梁氏之后,故其作 十《三行 1 考》偏重于行名、人名及各行商之家世传记,与其佳话,如 一 捐输兴学,以及其他公益等事,意在宣扬祖德,故特别加 详,而于鸦片战争直接原因,如鸦片贸易,则力为回护洗 I J 刷:‘梁君自言,“鸦片输入,论此每归其罪于行商,经余考 证所得,知输入鸦片者多属走私商人,而十三行行商中前后 了 0 仅有一二家经营此宗贸易而已”,此其证也。昔欧阳修作 一 (五代史记》,言吴越国自武肃重敛其民,以事奢婚,下至鸡 鱼卵毅,必家至而日取,每答人以责其负,而吴越王子孙钱 俨作 《吴越备史》,略去此等事不书,故以子孙而作其先祖 之史,其不足以当信史明矣。日,史材贵乎详赡,盖史事影 响于社会各方面,非止一端,故必多方记载,乃尽厥用,外 人研究十三行者,亦尝注重行名、人名以及行商之事迹。昔 黄宗羲作 《明史案),其史材分为三科,日国史、日野史、 日家史,各采其长而去其短,家史亦有所长,必待其子孙撰 述,乃能详备。梁君之撰此书,于其本身家史,固较详尽, 然于各行商后人,因其世交姻戚关系,如潘、伍、易、叶、 一 谢诸家家传族谱,亦尝遍访搜采,此非他人之所能为也。吴 越国事,若仅赖欧阳 (五代史记·世家》一篇,则埋没一国 史实足以为社会各方面史材者,何可胜数,幸赖其子孙俨, 撰辑 (吴越备史》,于是后人研究吴越史事者乃得左右采获, 传之无穷。梁君此书之功,亦庶几乎钱俨,此又不可菲薄者 也。余于今春离广州至南京,寓居青溪,梁君屡次来书,催 作一叙,余乃隐括或说,约成三辨,即录以质之梁君,梁君 当亦以为然也。 1934年6月30日 海盐朱希祖作于南京青溪寓庐 , J 第一篇 序 篇 国人研究中西交通史,每以葡借澳门以前之交 一 通史为界;研究中国外交史,每以鸦片战争而后之 外交史为基:其介乎两者间之澳门问题与十三行问 题,则几若无人过问焉。余不敏,窃欲著为专篇以 补此胭漏。兹先作十三行考。 关于十三行间题,据余所知,东西学者颇有专 文讨究。如法人HenriCordier(高第)著有 L“es MarchnadsHnaistesdeCanton(C广州之行商》)’〔〕; 日人田中萃一郎著有 (广东外国贸易独占制度》及 十《三行)[幻,根岸估著有(广东十三洋行》(3),武 藤长藏著有(广东十三行图说》闭,松本忠雄著有 (广东之行商及夷馆》(5),皆以十三行为讨究之专 题者也。彼辈著书,多取资于WilliamC.Hunter (亨特):TheFanKwaeatCnaton((广州之番 鬼》 (章文钦按:今一般译作 (广州 番“鬼” 录))〕,H.B.Morse:一T‘heChroniclesoftheEast IndiaCompnaytradingtoChina,5vols((英国东 印度公司对华贸易编年史),以后简称 “The Chronicles.),1835年至 1846年之 “Chinese Repository(《中华见闻录》(章文钦按:今一般译 作 《中国丛报》)〕,粤《海关志》及 广《东通志》等 籍,参考之博,诚堪钦羡。惟彼辈多只知汇聚史 实,而未暇考证异同,因之每有错误脱漏。 考十三行事迹,盖有二难:(一)十三行制度 内 、 ︶ 一 直接与中国历代市舶制度有关,因须涉及中国历代市舶之考 证;(二)十三行事迹在中西书籍中,记载互歧,须加整理。 即如关于十三行之起源:彼辈每据Hunter,Morse诸书,以 康熙五十九年 (I72)(年),或康熙六十一年 (1722年)即为 十三行起始之年;间有疑Hunter,Morse等说者,则以十三 行当起于乾隆二十五年 (1760年)以后(6)。但余已有许多 反证。足以证明所谓十三行者在康熙五十九年 (1720年) 以前,早已有之,是年无非为十三行行商始有共同组织公行 (Co-Hong)之一年而已 (详见本书第二篇第一章)。 又如关于十三行之行名、人名:彼等所举者,或仅举英 文商名,或只举中文姓氏,又或只举其洋行行名而不及个人 姓氏及英文商名;且每多漏误。Cordier所知行商历史较多。 彼曾自伍怡和 (浩官,Howqua)后人伍金城处,得行商名 表一纸;但表内名号有错误遗漏者,彼未能改正填补。例 如:东生行商刘家听英文商名经余考知为Chunqua(章官), 而彼代填为Luhqua;同文行商人潘启官 (Puankhequa),名 一 振成,泊其子致祥至孙正炜时皆改称行名为同孚川,伍表 列潘振成为同孚洋行,潘正炜为同文洋行,祖孙倒置,彼亦 一 未能改正 (潘正炜沿用振成商名仍为Puankhequa,彼亦未 能填出[[8))。他如万和行商人蔡世文经余考知其英文商名为 一 Munqua(文官,粤音读 文“”为Mun)。蔡在乾隆五十年间 系居于总商地位9(),Cordie:只知蔡为文官,而未知文官即 Munqua也。(:ordier谓在洋行十三人中,有十二人原籍福 建,只易元昌 (孚泰行)一人为广东土著;又以行商概名某 月 件 官 (Quan,Qua),为因福建以 “官”作普通称呼云云:均 一 属武断。十三行行商原籍多为福建,诚属事实。然据余所 知,在彼所举之十三人中,有三人本为广东籍,一人则原为 安徽籍:广东籍者,即天宝行商人梁经国 (经官,Kingqua orKinqua,番禺县黄埔乡人),广利行卢文蔚 (茂官, Mowqua,新会县人),易元昌(昆官,Kwangqua,鹤山县 人))(1O);安徽籍则东生行商人刘家听 (章官,Chunqua) 也[[11)。至 官“”字原属尊称之辞,中国自元明以后,凡豪 富之家以金捐官爵者,人多称之为某 “官”,而行商原为钦 准性质,有专揽对外贸易特权,其人本称 “官商”(The MandarinsMerchants),其行则称 “官行”(KwangHong), 初与福建之称谓无关,且行商中大都获有职衔者也。 至于日人著书,尚多泛论。如根岸估所著 广《东十三洋 行》,颇多独到之处,既能引证中国历代对外贸易制度及事 实,复能辨别 “行”(Hongs)与 “夷馆”(Factories)之区 分,甚可钦羡;但究其实亦不过泛论而已。彼云:1702年 (康熙四十一年)广东一地有 钦‘定商人制度’。”按所谓 “钦定商人” (TheEmperorsMerchant)者,实应直译为 “皇商”,其性质原不过当时偶尔发生之一小事件,未可谓为 制度 (参阅本书第二篇第二章)。自Morse创 “皇商”为 “公行”滥筋之说,东西学者俱随风而靡。根岸信既能引证 前朝若干对外贸易制度,似不应重视Morse此说也。彼又 云:1771年 (乾隆三十六年)公行之解散,因负债山积, 不得已出之。然在中国,盖以牙行制度为不可缺少者, 公‘ 亡 」 行’遂亦成为必要,至 1782年 (乾隆四十七年)而类似之 制度复兴。此时由十二商人取得操纵贸易特权,号曰 洋‘ 行’,其后复加一人,定员为十三人之数,即为世所知之 一 一十‘三行’也。”按 “洋行”为 “洋货行”之简称,中国前朝 称与外番贸易之本国商舶为 “番舶”,清代亦称对外贸易之 本国行商为 “洋商”,其行称为 洋“行”。在乾隆二十二年专 限广州一口互市以前,不但广州已有 洋“行”,且据当时奏 折,知宁波亦已有 洋“行”之存在。至 十“三行”之名,经 余考证,最迟在康熙二十四年初设粤海关时已有之。所谓 一 “公行”亦不过 “十三行”行商之一种共同组织而已 (参阅 本书第二篇第一、二两章)。根岸之说实误。彼又曾参据 Morriosn(马儒翰):AChineseCommercialGuide((中国 商业指南))及 C“hineseRepository”列出1.842年 (道光二 十二年)洋行废止前后行商名号一表,表内之中文名号似系 其自行填人者,具征苦心;但误译WiiShauyung为伍纪荣, PwanChingwei为潘正威,亦一小错。考WuShauyung当作 伍绍荣,PwanChingwei当作潘正炜,行商名号自昔固不为 人所重视,即中国史料记载亦复前后分歧,根岸难负其咎。 然据余所知:伍绍荣为怡和行行商伍崇耀 (Howqua)于报 . 一 . 册承充时所用之商名;播正炜 (RwanChingwei)为同孚行 行商之真实姓氏,而另有堂弟名正威者系广东盐商。伍 (怡 和)、潘 (同文,同孚)两行之于十三行史关系甚大。伍崇 耀系继乃父秉鉴 (商名敦元)、兄元华 (商名受昌)承商者, 商名绍荣,其详见本书第二篇第二、三两章。至潘正炜与潘 0 了 正威之辈行,据 河《阳潘氏世系》,列表如次: 一 是则彼二人为同曾祖兄弟,而非一人也 (振联曾孙仕成为广 东著名盐茶商,近人多有以仕成为同孚行商者,亦误)。 武藤长藏著 广《东十三行图说》,煞费苦心,但其研究 者实只十三夷馆 (夷馆 日人称为商馆,说见本书第三篇第三 节),而非十三行也。潘文涛 (明官,Mingqua)所设之行 为中和行 (ChungwoHong),所设之夷馆名曰万源 (Man Yune),而西文书籍每混称之为ChungquasHong,因此引 起武藤不少误会。武藤谓 C“hun约为宋、祟、钟,Chunqua 似为崇家 (官)或宋家 (官)”云云,实误。Chunqua即章 官,原为东生行刘德章之商名。外国书籍所以每称Mingqua (潘明官)又为Chungqua者,想系以Mingqua所设之行名 日ChungwoHong(中和行)之故耳。 松本忠雄参考甚博,但对于十三行起源问题,谓 康“熙 五十九年 (1720年)公行组织之始,本有洋行十六家,尔 后渐减至十三家,似始有 十‘三行’及 十‘三 (行)街’之 称”云云,则是曲拘稻叶岩吉及根岸估十三行成立于乾隆二 , 产 一 十五年 (1760年)之说也。又彼在 十《三行之称与行商数》 节内只举行商英文商名,并未将中英名号对照列为表格,且 所举行数多有遗漏,忖彼意或只欲略举一二而已。关于行数 增减彼注明系参考Morse:Thechronicles.”一书,其文内 一毅有云:1828年,行商倒闭者续出……翌年 (1829年, 道光九年)遂只余Howqua,Puankhequa,Goqua三行而 已。”余遍查Morse书内,是年行商未破产者共有六家。该 书卷四 D“isputebetweenCommitteenadAuthorities,1829 (委《员会与当局之争执,1.829年》)章内第二O九页有云: “于是委员会反对其 (章文钦按:指广东当局)提议所列出 之似是而非之论点,逐条予以反驳。彼等指出,不准行商退 休,直至彼辈被吸干并陷于破产,因此,由于此种萧条状 态,能完全清偿债务之行号数 目,已减少至三行— Howqua,Puankhequa及Goqua ”乃知Morse谓能完全 清偿债务之行现已只有三行,而非谓现只余三行;松本对于 Solventfirms之意义,不无误会。又当时行商除Howqua (怡和)、Puankhequa(同孚)、Goqua(东兴)三家外,尚有 卢广利 (Mowqua)梁天宝 (Kinqua)及李万源 (Fatqua) 三家。其天宝行商人梁经国以年老多病,贸易折阅,于道光 七年由其子纶枢 (承禧)接办行务,行名 (天宝)、商名 (经官,Kinqua),均仍其旧。松本又云:1836年 (道光十 六年)Kinqua一行破产,拖欠数达百万。”按梁承禧 (Kin- qua)是年实未尝破产,且至鸦片战后犹与怡和行伍崇耀同 负中外重望。纶枢 家《传》:“(道光)八年,捐输南河工费 R ! 银九万五千两,路训导议叙道员职衔。二十年 (按即1840. ! l 年)商务益困,以欠晌参革。明年完响开复。又明年 (按即 l w e 1842年)在本省捐输海疆经费银二万两,奉旨议叙,加盐 w e 含 l 运使衔。……咸丰七年 (按即1857年)十月,英吉利纠合 w e l j 佛兰西,破广州,虏叶相 (叶名深)……公奉柏巡抚 (柏 l 含 贵)札,与伍方伯祟耀……会洋人于观音山,反复辩论…… l e s w e w e 嗣洋人分据衙署,屯兵贡院者屡年,公复多方劝谕之,始迁 ! l 去。……同治元年 (按即1862年)总督劳崇光履任,以公 l w e 熟谙洋务,多所咨询,因举历年办理情形人告,奉旨赏加二 l i l 品衔。……三年……旨赏花翎。(12) l w e 至于中国学者,则对此项研究,颇多忽略。阅武靖干 l l ‘ e e l (中国国际贸易史》第六四页附注有云:十“三洋行之中国行 w e w e w e 名,以随时更改,实不止十三家,今可考者有丰进、泰和、 , 同文、而益、逢源、源泉、广顺、裕源 (以上八家见李调元 w e 刀 1 南《越笔记》)、东裕 (此一家见夏燮 《中西纪事》中)、义和 e e . I w e (此一家见 (林文忠公政书》乙集中)、丰亨、豫大 (此两家 f l 见 (彭刚直公奏稿》卷四)等十二家。……又十三洋行之外 l l 国商馆 (按即夷馆)名,据Morse(中国国际关系论》所转 l ! J e s 载,其名称如下……共十三家”等语。其所忽略者凡三: w e 县 (一)洋行、夷馆迭有兴替,原俱不止十三家;中国书籍如 I l 粤《海关志》、 达《衷集》等关于中国行名颇多记载,所能考 w e 出者亦不止此。(二)所举之中国行名为不同时之各家,且 j l l ‘ 有错误,例如 丰“亨”、 豫“大”两家,注见 彭《刚直公奏 . 1 母 稿》卷四,复查该 奏《稿)卷四,(会奏广东团练捐输事折)e s o 产 有云:“……咸丰以前,各口均未通商,外洋商贩聚于广州 一口 当时操奇计赢坐拥厚货者比屋相望,如十三家洋行独 操利权,丰亨豫大,尤天下所艳称,遇有集捐之事,巨万之 款,咄磋可办。……”始知所谓 “丰亨豫大”者,乃十三行 拥资雄厚之形容词[(t3),初非行商名号!(三)将自嘉庆八年 以后即历任总商地位之怡和行书作义和,似不便楼为林文忠 公之错误 (广州现尚存怡和大街,为怡和行故址)!乾隆时 行商以同文行潘振承 (启官,Puankhequa)、万和行蔡世文 (文官,Munqua)为最大,二人俱曾任总商;嘉庆初,潘 (同文)、卢 (广利,Mowqua)、伍 (怡和)、叶 (义成, Yanqua)齐名;嘉庆八年以后,伍浩官 (Howqua,怡和行) 一跃而为总商,至道光二十二年 (1842年)洋行废止之际 一 弗替:彼于此等十三行之主要人物似亦未注意及之。而其他 若干 “国际贸易史”及 “中国外交史”作家对于十三行史事 · 一 几全摸视,更不必深论矣。 关于十三行之考证,以起源及行名、人名两事,最感困 难。法史学家Seignobos(塞纽博斯)尝云:所“谓 证‘据确 凿’Auhn)cteti( ,吾人假借自司法诉讼之成语中者,史家难 于用之。”又云:“若由著述家百人,将一种记载复写复制, 则此百本之抄袭文字,总计之不过一度观察而已。”见〔glois&Ch.Seignobos;“IntroductionauxEtudes Historiques (朗格卢瓦及塞纽博斯历史研究导论》)〕余 考十三行起源之际,不禁深服其言!中国著作家惑于 Morse,Hunte:等广东公行成立于康熙五十九年 (1720年) 0 1 说,咸认十三行之成立当亦同时,而未审Morse等于著书时 以疏懒故,盖未远溯中国前代市舶制度或广东牙行颠末,亦 未博征中国图籍以求十三行一名之早年记载也。余读清梁廷 析 (粤海关志》,得 “国朝设关之初,令牙行主之,沿明之 习,命日十三行”一语,即疑其说未可厚非。其后清华大学 教授蒋廷做以在明末清初人屈大均所著 (广东新语》内搜得 十三行一名,学友吴君 (章文钦按:吴君原刊本作吴晗)复 以在明万历周玄伟 径《林续记》书内搜得当时广东有所谓三 十六行代市舶提举领收外舶银两之事,先后见告,余因考屈 大均之卒年月日,及 (广东新语》之著作年代,复考广州历 代市舶史事与十三行有关者,始知十三行确起于康熙五十九 年以前,而所谓 “公行”者实不过十三行商人之一种共同组 织而已。 至若十三行自始至终之行名、人名之考证,以行户迭有 兴替,而中国史籍向来省略此种记载之故,已难一一为之搜 出。MorseThechronicles.”一书载十三行行商之事迹及其 英文名目虽未得谓为详尽,然较中国史籍所载行商之事迹及 其中文行名、人名已倍秘矣。行商之中文行名、人名,经余 遍览有关之中国史籍,最早者只得乾隆二十三年身故之资元 行黎光华(LayCoiqua)}la),欲求一乾隆初年之行名、人名 已不可得。余欲以中国书籍所载与外国书籍所载行商事迹之 相合者,将中文行名、人名与英文行商商名互为印证,而有 种种困难:盖十三行行商中,有两人同一名称者,如潘振承 (同文行)、正炜 (同孚行),同称Puankhequa(潘启官); 一 谢嘉梧 (东裕行)、有仁 (东兴行),同称SeGoqua(谢鳌 官)(IS)是;亦有一人而数易名者,如怡和行行主伍秉鉴易名 敦元、庆昌,其英文商名亦或称Puiqua(沛官),或称 Howqua(浩官)(t6)是;亦有始终不肯用个人真名者,如伍 秉鉴易名敦元等,播有度 (振成子)易名致祥[(t7),梁纶枢 (经国子)易名垂禧(Is)等是,以故为人所知者亦只其所用伪 名而已 (按 (潘氏族谱》潘“启讳振承”,但其他史籍多作振 成。梁纶枢商名或作垂禧,或作承禧。盖在当时即行商本身 亦任意填写名字者也);又如粤俗每喜锡人浑号,如呼伍秉 鉴为 “伍穿鳃”,以其有一齿穿露于颊外,同顺行吴天垣为 卖“鸡爽”(吴商名为爽官,Samqua),以其曾市鸡为业,不 知者究亦莫明所谓 “伍穿鳃”,所谓 “卖鸡爽”为何如人也。 行商名目既如此繁杂,求之文献固不足征,求之传说亦未足 据,以致研究亦颇不易易。加之,行商之中文名号与英文名 号多不一致,甚至彼此绝无关联,如义成行商人叶上林英文 名号为Yanqua,会隆行商人郑崇谦英名Gnewqua,石中和 (而益行,石宜益堂)英名ShyKinqua,倪秉发 (达成行) 英名Ponqua,吴昭平英名Eaqua:此等难题之解决,或依据 事实,经过详细之考证,或访其人之后裔,赖其片言析 疑[[19)。至若关于行商个人事迹之考证,专就Howqua而言, 即须阅读Morse:Thechronicles.;Hunter.TheFan KwaeatCnaton”及 B“itsofoldChina;ChineseReposito- ry;(粤海关志》,(夷务始末》等书,亦须参考 (伍氏家 fs).族《谱》。以故余关于此项考证,亦只在可能范围内致 , , . ‘ 二 一 力而已。 至若十三行沿革之考证,经努力搜集史料,所得弥伙; 而足以校补学者关于此项著述之处亦颇多。例如关于康熙四 十一年 (1702年)之EmperorsMerchant一名,中外学者 多循Morse之说,谓为公行 (十三行)之滥筋;更有译之为 “官商”,谓在公行 (十三行)以前,广东仅有此种 “官商” 而无十三行。经余考证十三行起源所得,乃知当时早已有十 三行,在广东操纵外洋贸易;而所谓EmperorsMerchnat者 实处十三行团体之外,应直译为 “皇商”。盖当时之十三行, 亦即 “官设牙行”,其行商本称 “官商”(TheMandarins Merchnats),其行本称 “官行”(KwangHong),中国自宋 元明以来,凡豪富之家多有以金捐 “官”捐 “秀” 例〔如: 明代沈万三秀、福清 (番)船义官吴美干,见本书第二篇第 一章第二节〕,故十三行行商亦以捐输得官,得称某Qua (Quan)或某Shaw (例如Cumshaw,Kewshaw之类)。自 皇“商”起后,此种十三行之官商为所压制,其独揽外洋贸 易之特权亦被攫夺无余,因群起反对,而 皇“商”遂不二年 而败。同时十三行行商自觉势力薄弱,特于康熙五十九年 (1720年)联合组织公行,故与其谓 “皇商”为公行之滥 筋,无宁谓公行为 “皇商”之 “对立团体”之为愈也。又 如:公行之行规,颇足表现行商之精神,特全译之。又如: 外国书籍载十三行行商多有由盐商转充者,余考其故,知明 清两代盐课提举常兼摄市舶事宜,行商承商制度实亦沿盐商 承商制。又如:十三行贸易与澳门贸易之关联,学者往往忽 . 刁 内 上 」 一 视;而余则以十三行之兴废莫不与澳门贸易有涉。又如:关 于公行贸易情形,论者每只根据一二史籍,叙及洋船人口有 船“钞”、“货税”,且多将彼此淆混;而余考知当时船有 “船 钞”,货有 “货税”,此外复有 “规礼”,复有出人各口 “陋 规”,自备酒食器物复有税银,往来澳门复有勒索,兑晌复 一 有 “解京补平”,贸易复有 “官买品物”。又如:粤海关监督 与十三行行商之关系,每不为学者所注意;余除列举海关诸 一 端勒索外,并举出海关监督与行商暗斗之事例。又如:“洋 行”与 “夷馆”,多有误认为对立团体,亦有混而为一者; 一 据余考知,所谓 “夷馆”原不过从 “洋行”画出之一部分, 系指定作外商赁居及收贮货物之用者;至贸易之事,以及 “夷馆”之建造,外商之约束均由行商主之,初无对峙之可 言,更不能谓为二而一,其后外商/}}}居既久,屡争平等,约 束渐弛。又如:研究十三行者往往泛论其对外贸易而止;余 考知西洋文物之传人除由货易得来者可以毋论外,其若西洋 楼台、炮台、战船诸物之建造,西洋医术之介绍 (郑崇谦之 传种牛痘,伍崇耀之设立眼科医院可以为证),欧美外情之 采访,甚至近代银行事业之仿行,中外货币之倾融兑换,莫 不以十三行为其嗬矢。又如:行商破产之原因,学者曾未论 及,余特加以分析。又如:十三行行数增减,余于每章之末 按年比较之。又如:关于鸦片战争之远因近因,论者几至千 篇一律,余欲藉十三行之研究而贡献学术界以新颖之解释。 又如:鸦片贸易,论者每归其罪于行商;经余考证所得,知 输人鸦片者多属走私商人,而十三行行商中前后仅有二三家 1 月 . 1 峙 经营此宗贸易而已。又如:行商历年捐输种类、数目、破产 一 数额,及政府对行商之奖励惩罚办法,余所引述,自信差强 人意。又如:行商承商制度之历次变迁,所关于通商史至 巨,余亦请为引证。又如:学者多以(南京条约》成立,十 三行即归废止;经余考证,知十三行自(南京条约》后,改 称茶行20〔),继续茶丝生理,迫经咸丰六年 (1856年)一 火,十三行始成灰烬。又所引书籍或史料,多属原料,尤多 著述界所未引用,而关于十三行之起源,沿革及其行名、人 名之考证,知之则详为论断,不知则不敢妄加附会,亦差堪 ! 十三行后人久各离散,多不复识,且各商后人多有数典 忘祖者。先太高祖 (讳经国)于嘉庆十三年 (一八O八年) 承充天宝行 (Tienpow,KingquasHong)行商,伯高祖 (讳纶枢)继之,后经咸丰一火,全行毁灭无遗。幼尝闻家 人道及此事,心窃念之。其后肄业清华大学,即专研究此 事。追自北平返粤,遍访潘、伍、易、叶、谢诸商后人,得 读各商家传族谱;后复回平搜集史料。兹幸整理就绪,为文 如此,博洽君子,愿有以教之少t) 注释: (1〕载ToungPuo,1902(1902年法文 通《报))。 幻〔 (广东外国贸易独占制度)一文见日本明治四十五年五月 (庆应 义塾学报);十《三行》一文见日本大正七年四月 三《田学会杂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hwi-group.net/wuchuanshi/4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