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雷州杀人案麦小弟

  半年前,郑彦杰因为不愿与同僚同流合污,被从浔州贬到了位于南海之滨的雷州-- 一个几千人的小小平县当县令。尽管如此,郑彦杰还是打起精神,在赵庭和孙佑这两个衙门干吏的辅佐下,一心为百姓办事。某日三人从附近的长山办事回来,走到城西的瓦桥村时已近正午,村子里既没有人声狗吠,也没有炊烟升起,郑彦杰心中不免有些奇怪,便向两个手下问道:三个月前我路过这里还看到不少百姓,很有生气,为什么今天竟然如此荒凉?

  大人,前些日子我到附近的村子里办事,听到不止一个人说起这里闹鬼的事情。据说是个女鬼,每到夜晚就在一个废弃的院子里哭泣喊冤。孙佑说到这里,显得更加神秘,而且我听这个村子里的一个住户说,那个废弃的院子在十几年前曾经发生过命案。我回县衙之后查了多年前的案宗,发现十二年前瓦桥村真的发生过一起惨案,一个妇人被人谋杀在自己家中!

  郑彦杰若有所思,回到县衙后命孙佑将十二年前的妇女被杀案卷宗找出,重新审查。这是一个看起来很简单的案子:瓦桥村妇女蒋姚氏被邻居发现死在自己家里,房门没有被破坏的痕迹,现场勘查的结果表明是熟人作案。虽然事发时是白天,但附近邻居或因下地做农活,或因其他原因,都没有听到搏斗和呼叫声。那天村里有几位邻居看到县里的信客陈山从临州回来,蒋姚氏在临州的舅舅正巧托陈山带了一锭金子给她,而事发之后,没有人见过这锭金子。当时的县令让人将陈山捉拿归案,陈山承认自己送金子去的时候因贪图蒋姚氏的美色,欲行不轨,蒋姚氏拼命反抗,他便一怒之下杀死蒋姚氏,并且带走了金子。陈山因此被判斩立决。

  郑彦杰若有所思:今天白天,我已经找了几个多年前就在本县当差的县吏、狱吏询问,其中有几人都记得当年陈山被抓之后,本来不肯承认罪行,当时的县令对他严刑拷打,陈山被打得皮开肉绽,这才承认自己逼良不成杀害蒋姚氏。听了这话,孙佑忙道:大人的意思是陈山是被冤枉的?郑彦杰说:也许今晚,女鬼会给我们一个答案。

  不过郑彦杰似乎毫不惧怕,他推开院门走进院子,赵、孙二人心中大惊,赶紧奔了过来,刚走到院门口,就看到郑彦杰站在院中的黑暗里。二人正迟疑着要不要进去,就听到郑彦杰朗声说道:本官郑彦杰,为平县县令,屋内的无论是人是鬼,若有冤屈,不妨出来说个清楚明白,本官一定为你做主,将你的冤屈大白天下。若是你还装神弄鬼,可不要怪本官不客气!

  郑彦杰说完这话之后,女鬼的声音消失了,但屋内还是没有任何动静,郑彦杰于是连说三遍。这时,屋子的门突然打开,赵、孙看到门开,心几乎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下意识就想拔腿逃跑,不过还没来得及跑,就看到在微弱的月光之下一个模糊的身影从屋内走出,在郑彦杰的面前停下。那个身影扑通一下跪倒在郑彦杰面前,一个女人的声音朗朗说道:民妇早听说过郑大人公正廉明,在此夜夜装鬼已有一月,为的就是引起大人的注意。今日终于等到大人了,民妇韩三娘要为他人申冤。

  郑彦杰不动声色,大声吩咐道:点灯笼来!赵、孙二人这才如梦方醒,赶紧将带来的灯笼用火石点燃,只见地上跪着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看起来干净利落的女人。韩三娘突然变得悲愤起来:民妇是想为因蒋姚氏之案而死的陈山申冤,他是无辜的。只因为当时的县令屈打成招,才被迫认罪。其实蒋姚氏死的那天下午,陈山和我在一起,不可能去杀人。郑彦杰听了这话,沉声问道:你当时为何不为陈山辩白?

  韩三娘忍住悲愤,定定心神,说道:民妇当年就曾经前往县衙为陈山诉冤,但是当时的县令却诬我和陈山有私情,让先夫将我带了回去。大人有所不知,先夫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平日无事留在家里就殴打民妇泄愤。那陈山是民妇的同乡,又是邻居,因为看到先夫如此虐待民妇,心生怜悯,有时就来民妇家里听民妇诉苦,帮民妇做做粗重的活计。民妇可以对苍天发誓,我二人之间清清白白毫无私情。那日先夫将民妇从县衙带回去之后,一顿毒打,民妇多日无法起床。待伤好出门,才得知陈山已被处斩。受人之恩当涌泉相报。陈山对民妇的照顾,永生不敢忘记,一想到他死后还背负不白之冤,民妇就寝食不安。先夫在世的时候,民妇没法为陈山申冤。先夫在十年前去世,民妇去了县衙,可县令不接状纸,更有无数流言说我不守妇道,民妇的儿子甚至因此憎恨于我。四年前小儿跟随马帮离开本县,当年的县令也已调任,民妇再去诉冤,他却认为是陈年旧事根本不接状纸。两年前,前任县令到任,民妇又去诉冤,结果被当成疯子赶了出来。民妇虽然听说大人有贤名,但不知真假,不得已出此下策,就是想看看大人是否真的会重视这起旧案。若大人要怪罪,任何责罚民妇都愿意承担。

  崖州,是大唐自开国以来用来流放重刑犯的地方,近几十年来,有很多皇亲国戚因为谋反罪或者触怒龙颜,举家被流放到了崖州。对于大唐官府以及子民来说,那里是个被人遗忘的地方。一个月后,赵庭一脸风霜地回来,向来精明能干的他却羞愧沮丧地告诉郑彦杰,他找遍了崖州,都没有发现金芒的踪迹,可能此人又到别处经商去了。

  郑彦杰颇感失望,暂时也得不到更多的线索。这日,郑彦杰换上便服带着孙佑去市井上了解民情,偶然间目光落到了一个脂粉摊上的胭脂上,便走近看看。倒不是他对女人的东西有偏好,而是因为这种在京城中时兴的新胭脂种类能传到如此偏僻的地方,的确蹊跷。郑彦杰拿着一盒胭脂向小贩问道:小哥,你这胭脂最近才从北边带过来卖吗?那小贩听了这话,有些不屑:哪里啊!这胭脂如今已经很平常了,我们已经卖了好几个月了。而且海对岸的崖州那边也有得卖了,就是那个挺有能耐的商人金芒带过去的。郑彦杰一愣,忙问道: 小哥,你说金芒在崖州?

  那小贩说道:可不是吗?听说他就是从咱们平县出去的,前几天有个老乡从崖州回来,还说在那边见过他呢!郑彦杰脸色微变,回头看向孙佑,孙佑脸色也变了,赵庭刚刚从崖州回来却没有找到金芒并且没有发现他的任何踪迹,这让他二人不由得不诧异。郑彦杰从市集回来,立即让孙佑带着海捕文书前往崖州。郑彦杰度日如年地等了十几天,终于等到孙佑回来。孙佑脸色很是难看,一见到郑彦杰就说道:大人,那个金芒在崖州被朝廷派出的钦差以谋反罪收监了!

  郑彦杰心中一惊,决定连夜出发前往崖州,去狱中询问金芒实情。两天后,郑彦杰带着孙佑来到了崖州,见到了枷锁加身的金芒。金芒得知郑彦杰的身份之后,立即抓住囚牢围栏,大呼冤枉:大人,你是小人家乡的父母官,一定要帮小人啊!小人是被冤枉的,只因不小心露富,被钦差大人刘光业知道。小人已送了他纹银百两,他还不满意,想从小人身上刮走全部身家,小人自然不肯,于是就被安上了谋反罪,关押在此。听了这话,郑彦杰确定了自己的推断,不动声色地说道:金芒,你若想本官救你,须得老老实实告诉本官,十二年前瓦桥村你表姐蒋姚氏之死,到底真相如何?

  郑彦杰察言观色,感觉这金芒并不老实,立即厉声问道:你当日本来说要去找你表姐,后来又说没有去,但是那一日你的行踪完全无人知晓。本官已经查明信客陈山当日已将金子送给了蒋姚氏,事发之后那锭金子失踪了,而你却突然富裕起来。你说,是不是你谋财害命杀死了蒋姚氏?金芒听了这话,跌坐在地,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半晌,他才透过围栏一把抓住郑彦杰的袖子,说道:大人,表姐确实不是小人杀的,小人自小连杀鸡都不敢,如何敢杀人呢?大人,你要相信小人,真凶另有其人!郑彦杰道:哦?那么你是说你知道谁是真凶了?金芒迟疑了一下,鼓足勇气说道:是的,大人,小人知道真凶是谁!只要你从实招来,我自会想办法救你一命。郑彦杰道。

  金芒求生心切,在郑彦杰面前将当日的所见所闻如实道来:原来当日金芒去找表姐蒋姚氏,来到蒋家屋外,听到屋内蒋姚氏正在和丈夫蒋兴争吵,并且说要到官府去告发丈夫。蒋兴一怒之下就拿刀杀死了妻子,这时,在窗外偷听的金芒吓得腿发软,想悄悄离开,却不小心碰倒了瓦缸,被蒋兴发现。蒋兴拿那锭金子收买金芒,让他什么也别说。因为金子的诱惑,金芒就一直保持缄默,看着无辜的陈山蒙冤而死。

  郑彦杰听到这里,和孙佑对视一眼,两人都是大惊:海盗?如此大事,他为何不杀你灭口?金芒道:小人当时已经逃出了蒋家院子,蒋兴一时追赶不上我,而且我已有防备,如果大声吵闹,必定会惊动附近的人家。而蒋兴急着回去收拾屋内的残局,又知我素来贪钱胆小,因此拿钱来买通我,并且要挟我说若将此事抖搂出来,必定让海盗同伙杀我。后来,蒋兴他花钱买通了当时的县令,将陈山屈打成招,此案了结之后,蒋兴就离开了本地,之后就无人知晓他的去向了!

  郑彦杰思忖着金芒的话,问道: 你如何知道蒋兴买通了官府?金芒道:小人因为害怕,当时也关注这个案子,得知陈山作案时间并不充裕,但是县令却似乎认定他杀人,刚一将他拘捕,就一味用刑。还有一个女人为其申冤,也被县令以与人私通的名义拒不接状。所以小人猜想县令一定是收了蒋兴的贿赂,因此才会冤枉好人。

  还不等金芒回答,孙佑开口说道:大人,永徽年间,睦州地区曾有一个奇女名叫陈硕真,她自称文佳皇帝,带兵谋反,后来被处死。只是她死的时候,很多百姓都说她其实是成仙了,因此有些自称是她的信徒和余部的人就流窜到了海上。一开始还劫富济贫,到了后来就成了杀人越货骚扰百姓的海盗,想必蒋兴就是和这伙人勾结,蒋姚氏得知之后,才会说要到官府告发他。

  众人都被赵庭的话惊住了,郑彦杰用十分悲哀的眼神看着赵庭,半晌才问道:你真的也牵涉到了此案?你到崖州却说根本没有发现金芒的踪影,就是想掩盖此案的真相?自从接触到蒋姚氏的案子之后,赵庭的表现就颇为异样,郑彦杰早已看在眼里,今天在堂上和孙佑说要惩处当年所有涉案的官吏,就是为了给赵庭最后一个自首的机会。

  赵庭涕泪齐下,后悔不已地说道:当年县里吏治昏聩,若不和上司同僚同流合污,就连小小县吏也无法做成,属下见同僚都收了那蒋兴的钱,一时糊涂,也没能坚守良心。多年以来,想到陈山的冤死,属下心中一直不安。大人来到平县之后,属下一直是任劳任怨,只愿弥补当年的过错。没有想到韩三娘如此节义,事隔多年还是坚持为陈山申冤,属下今日供认罪行,多年来压在心上的大石也能搬去。请大人重重惩罚下属,以为他人之戒!

  我最亲爱的德贝尔,今晚或是永别,我知道我们所剩的食物真的不多了,所以我选择“离开”了。你要和你母亲好好的活下去,遇见你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美好的事。很抱歉我要去和穆罕默德相会了,其实我

  如果,我们现在还在一起会是怎样,我们是不是还依然深爱着对方,像开始时那样……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是我对你深沉的眷恋。“琴瑟友之”、“钟鼓乐之”,是我的精神慰藉。距离,让我更好的体会到了思念的味道。很苦,真的很苦。这暂时的分开,让我更加期

  你陪我度过七年之痒,可好?我想以此给你一辈的幸福。你用青春做赌注,我陪你白首。可好?你用青丝、红唇为染料,我为你书写一幅宏伟壮丽的蓝图。可好?

  那年,那年似乎,冥冥中,自有缘由,注定了他和她,厮守终身。邂逅那年,他四岁,她七岁。他跟随父亲离开了家乡,居住在现今的院落。隔着车窗,他看到了她。她正在路边玩跳房子,他眼睛一亮,嘴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hwi-group.net/taishanshi_kaipingshi_heshanshi_enpingshi_lianjian/2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