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黑除恶】冯日海•与雷州黑恶势力死磕到底

  在侦办一起涉黑案件过程中,当收集到的各种证据逐步指向该犯罪团伙首要嫌疑人

  长期负责扫黑除恶工作,面对的都是穷凶极恶的涉黑涉恶犯罪分子,恐吓威胁对他来说已是家常便饭。但他不是一个轻易妥协的人,越是恶劣的威胁打击,越是磨砺他与黑恶势力死磕到底的决心。近年来,凭借这股子信念,冯日海组织打掉包括麦某府、麦某雄在内的恶势力犯罪团伙29个,破获涉黑恶案件227宗,抓获犯罪嫌疑人424人。

  米歇尔说,人的命运轨迹是高是低,很大程度上,与你面对“满足”时,能否做出“延迟有关”。而那个最美最灿烂的人生,其实从冯日海决定死磕梦想与延迟满足的那一刻就开始了。

  1997年,由于家境贫寒,为了减轻家庭经济负担,初中毕业后,冯日海就报考了雷州师范学院,毕业后顺理成章成为一名小学教师。但安稳的工作与生活,依然无法磨灭深藏在心中的一股暗涌。梦想的力量,总不时激荡起千层浪。他自己知道的,他想成为一名警察,迎接挑战,奋勇拼搏,施展自己的才华。在小学从教七年之后,他还是决定勇敢与心中梦想死磕。

  2005年,他不顾家人反对,参加了当年的公务员招警考试。这个令人大跌眼镜的决定,一度让他的亲人和他闹了很久的别扭。可从那时起,在授课之余,他每天埋头在公务员考试书籍中,经历笔试、面试,终于梦想成真,考入雷州市公安局,成为一名人民警察。

  对于从警,冯日海是半路出家的,所以深知更要勤奋刻苦去弥补不足。除了在日常办案中抓紧学习,他还总是在别人休息的时候,花双倍的时间和精力,深入研究法律知识、分析涉黑恶案件,提升调查取证、审讯突破、办案结案等能力。日复一日的蓄备,是为了等待合适的时机,喷薄而出。

  2007年10月的某一天,在雷州某一鸭毛收购市场,一个嚣张的团伙开车撞伤了鸭毛档主黄某,撂下狠话:“鸭毛,只能卖给我。”

  2008年5月的某一天,在雷州城区某一个废纸收购市场里面,因为收废纸发生冲突,某废纸档主的耳朵被黑恶势力分子割下来了。看着血淋淋的耳朵,这个嚣张的团伙警告在场所有人:“废纸,只能卖给我。”而且这些血淋淋的案例,不时发生。

  无独有偶,2007年开始,春运期间雷州到深圳客运线路,每天都有人为了争夺客源打架。

  2009年,冯日海正式从派出所调到刑警扫黑中队工作,在领导和同事的支持下,他把这些案子串并侦查。为了找到那个耳朵被割掉的证人,他开着摩托车,在城中村里面穿梭,一条巷子一条巷子去找。可是,找到了人,也问到了话,但根据前期侦查所掌握的证据,无法证明这三个领域之间有任何关联。

  “案件侦查到达了瓶颈,没有突破口。”冯日海说当时感觉很挫败。这一次,努力没有得到应该有的回报。

  他没有放弃,决定从发案率最高的客运入手突破。他和同事每天骑着摩托车,穿梭在雷州各个大大小小的长途客运站去寻找蛛丝马迹。可这样死磕了半个多月,依然没有任何收获。直到2009年6月的某天,事情才有了转机。冯日海和两名同事骑着摩托车沿国道从雷城赶往英利车站查找线索。因为摩托车没有油了,他们拐进加油站加油。这时,在加油站休息的一辆面包车引起了冯日海的注意。在车子不明显的地方,挂着一块线路牌,上面赫然写着雷州至深圳,有两名染着头发的年轻人在车子里睡觉。凭借侦查员的敏感,冯日海和同事当即上前盘查,发现二人神情慌张,随后传唤回刑警大队进行问话。

  “这种感觉就像是天上砸下来了馅饼,运气太好了,这两个人居然就是整个案件侦破的关键!”冯日海兴奋起来,因为这两名年轻仔正是这个团伙的主要打手,他们熟知整个团伙的架构!

  以此为突破,一个以陈某斌为首的黑社会性质团伙被彻底摧毁。陈某斌团伙雇佣打手,用暴力、血腥、残忍的手段控制了雷州客运、鸭毛、废纸三大领域市场,犯下故意伤害、强买强卖、垄断经营等种种恶行。2009年12月24日,该团伙一审被判决31人。主犯陈某斌被判处执行有期徒刑20年,其他人员判处有期徒刑15年至1年不等。

  冯日海说:“能够成功突破这个案件,是因为运气很好,在加油站“捡”到两个打手。”但我们知道,正是因为有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所以才有了百分之一的幸运。

  沈大叔,本来是“何某案”的举报者,但他后来却扬言要信访告状,状告的人正是冯日海。

  2015年10月开始,犯罪嫌疑人何某从事雷州市至湛江市赤坎区、麻章区的客运生意。为了进一步充实客源,垄断线路牟取更多经济利益,何某成立 “何仲车队”,并专门雇请打手,通过语言恐吓、阻塞、放车气、殴打等暴力手段,阻拦非“何仲车队”的所有出租车搭载雷州至湛江赤坎区、麻章区的乘客。经过一年多的发展,逐步形成了以何某为首,结构紧密,分工明确,层次分明的黑社会性质团伙。

  2016年以来,该犯罪团伙以牟取经济利益为目的,有组织地大肆实施强迫交易、寻衅滋事、扰乱社会秩序、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严重侵害了同行业从业人员的人身安全,破坏了正常的出租车运营秩序,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投诉举报了一段时间后,沈大叔眼瞅着公安机关没有任何消息,这个团伙依然活跃在雷州为非作歹。他觉得,这一切有猫腻!一定是负责办理这个案件的民警冯日海被何某收买了,所以才迟迟没有行动。因此,沈大叔多次威胁冯日海,要去信访告状。

  办理案件,并不是一时半会能破案的,搜集线索、固定证据等需要耗费大量精力以及时间。在侦办何某等人涉黑犯罪案件的过程中,由于受害人大都是出租车司机,迫于何某等人的淫威,担心被打击报复,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始终忍气吞声、委曲求全,不敢报案、不敢作证。而且该团伙成员在实施具体的霸占市场过程中有意规避法律追究,给公安机关的取证工作带来了很大难度,侦查工作一度陷入困境。

  为及时查清案情,彻底铲除这股盘踞在出租车行业的黑恶势力,冯日海带领专案组民警放弃了所有节假日休息时间,不分昼夜展开秘密调查取证工作,用感同身受的真实情感和坚韧执着的破案决心,逐一打消了大批受害人、证人的思想顾虑。经过近半年时间的艰苦不懈努力,逐步掌握了该犯罪团伙的组织架构、成员情况和大部分犯罪证据,并摸查掌握了该犯罪组织主要成员的活动规律和交通、通信工具等情况,为实施稳、准、狠打击奠定了坚实基础。

  2018年6月30日,雷州市人民法院对该黑社会性质团伙作出一审判决,其中该组织的组织、领导者何某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其他成员均被判处有期徒刑。得知这一情况后,沈大叔赶忙到雷州市公安局找到冯日海向他真诚地道歉,两人因为 “误会”不打不相识,成为了交心好友。

  他笑着告诉我们,小时候想当英雄,如今才知道,英雄的光辉常常仅有一瞬,在不为人知的背后,更多的是艰辛和对家庭的愧疚。然而,当看到一个又一个黑恶势力团伙被成功摧毁,一个又一个受害者再次露出久违的笑容时,他觉得自己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那种满足根本无法言喻!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hwi-group.net/taishanshi_kaipingshi_heshanshi_enpingshi_lianjian/1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