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南海科考日志  风雨兼程我们随海浪一起摇摆

  8月13日科考船再次驶离海南岛,完成J断面科考工作,朝着G断面继续前行。与前些天相比,海况更为恶劣,时常伴着中到大雨,风速一般都在6-7级,浪高可达3米。船的摇晃程度逐渐加剧,摇晃度最高超过20°。科考队员在船上站立不稳,挣扎着起来却又倒下,坐在椅子上也会来回滑动。杨建林领队将这样的体验形容为“炒花生”,来回翻滚。夜里听着外面的风雨拍打船体,队员们都无法安然入睡,起来之后还会腰酸背痛。南海的海况一直考验着队员们的意志。

  接杨建林领队的卫星电线位点由于风浪太大,水太深,不具备作业条件,因而放弃这三个位点。8月14日晚上到达G7点,但晚上风浪太大,没有开展作业。今天早上9:00决定试作业,10:40完成采水样、大气探测,地质采样无法进行。目前水深400米,风速6-7级,浪高3米。11:00科考船开往G6点,目前还有27海里到达。大部分队员胃口不佳,只能吃面条和饼干;个别队员晕船严重。岸基指挥小组马骏副校长等指示船上人员一定要确保安全。

  珠海市气象局15日12:20发布:位于粤东近海(汕尾附近)的热带云团正在发展,预计将于24小时内加强为热带低压,自东向西影响珠江口及粤西沿海。受其影响,预计珠海市16日雨势逐渐加大,海面风力6级阵风7-8级;17日有暴雨,海面风力6-7级阵风8级;18日有大雨,海面风力6级阵风7-8级。热带云团离岸较近且将加强为热带低压。这个系统还有可能进一步加强为热带风暴。8月16日(星期二)

  接杨建林领队的卫星电线米。之前作业时,抓斗卡在岩石里,向上拉时钢缆扯断,抓斗遗落在海里。1

  2:02海调6号船位:北纬21.05度,东经111.86度。科考船在阳江南部作业,风浪4级。离岸较近,无危险。13:28

  杨建林领队发来微信:距G1站点2.4海里,有稳定的手机信号了!23:26

  杨建林领队发来微信:全体男性党员和船员今晚自12:00后分三班轮值,确保科考船停泊期间的安全。科考船下午停泊在闸坡渔港避风,密切关注天气预报决定离港时间,全体队员状态良好。

  珠海市气象局17日9:55发布:南海热带扰动已于今天(17日)8时加强为热带低压,中心位于珠海市西南方约130公里的海面上。预计该低压未来继续偏西行,强度进一步加强,将于18日中午到夜间在雷州半岛登陆。受该低压东侧较强的东南到偏南风影响,珠海市今天上午有阵雨,下午至夜间有大雨到暴雨,沿岸及海面风力加大至6级阵风7-8级;18日有大雨局部暴雨,沿岸及海面东南风6级阵风7-8级;19日风雨逐渐减弱。10:49

  杨建林领队根据天气预报发回微信:早上跟首席科学家和船长讨论后决定,今天依旧就地避风,明天根据天气变化情况再决定离港时间。8月18日(星期四)

  杨建林领队向岸基领导小组汇报情况:避风地大概7—8级风,大雨,比上午情况略好。科考船还在阳江闸坡渔港避风。16:58

  岸基领导小组持续向科考船发布天气预报:【台风西行,雨仍在】台风“电母”(热带风暴级别)已在今日下午登录湛江雷州市东里镇沿海地区,并逐渐向偏西方向移动。17:

  25杨建林领队反馈粤西近海的热带低压已增强为今年第8号热带风暴“电母”,并于今天傍晚在湛江登录,即将进入北部湾,并远离科考船。根据最新预报,今天夜里偏南风持续6—7级、阵风8—9级;明天早上风力逐渐减弱至持续4—5级、阵风6—7级。明天早上风雨就显著减弱了。8月19日(星期五)

  杨建林领队发来微信:早上风浪已小,渔港外海域仍翻白浪,经与首席科学家和船长商议,决定现在起锚离港,慢速沿海岸线海里。

  杨建林领队发来视频显示上午的海况,现在风浪小了一些。刚刚经过上下川岛,信号较好。14:

  43杨建林领队发来微信:估计下午4:30能到F1位点,之后可能没有手机信号,只能通过卫星电话、短信联系。上午浪很大,船摇晃厉害,中午大部分人吃不下饭,只有四五位队员能吃得下饭。晚上情况应该会好转。请大家放心!15:

  08杨建林领队发来微信:现在以及接下来两天沿着F断面走航,现在距F1位点还有8.1海里。15:

  7科考船发来信息显示:海调6号船位:北纬21.63度,东经112.83度。船在上川岛附近作业,安全。19:1

  6杨建林领队发来微信:因F1附近涌浪很大,没法作业,经与首席科学家和船长、大副等商议,决定在上川岛锚泊过夜,明天再回F1作业。现刚刚抛锚停船。

  8月16日,1993年生的科考队员黄芳娟在科考船上度过了一个难忘的生日。本次科考,是她第一次出远海。刚巧碰上回港避风,队员们上岸为她买来生日蛋糕。正好趁着这个时刻,队员们与8月份生日的杨建林领队和刘皓、刘沁宇、黄芳娟三位同学一起过了一个简单而又难忘的生日。大家还不忘拿出自己的零食,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寿星”们。

  杨建林领队说,队员黄芳娟刚出航不久就晕出现较为严重的晕船反应,在卫生间里一吐就是一个小时,但是经过这些天的磨练,都挺过来了。这个广西小姑娘真坚强!

  科考船上的师生来自不同学院,按照学科的不同,分为大气、地质、生态、水文4个实验组。今天我们来看看地质实验组的工作情况。

  地质实验组成员有地球科学与地质工程学院李牛博士后(组长)、李冠华副研究员、刘汇川博士后、研究生李庶波、彭杰、王玉琨,海洋科学学院研究生关瑶、任颖芝(第二航段)。队员中除了李牛、关瑶、任颖芝有出海经验外,其他都是第一次出海作业。

  本次科考中,地质实验组的当家仪器是重力柱状取样器和海底沉积物采样设备(抓斗)。重力柱状取样器主要是靠重力快速下沉插进海底沉积物中,套取海底底质物。重力采样柱依靠在后甲板的绞车缆绳收放,整套重力柱长5米,其中重力锤长两米,取样管长3米;重力锤起到加重作用,在它的顶端会加上若干个金属盘,全部重约250千克,光凭人力很难搬动。重力柱由缆车悬吊入海后,以每秒1米的速度下放;将要离底10米左右时,重力柱自由落体下放,让取样柱尽可能深地插入沉积物中。

  收放重力柱看似简单,但绝不是件轻松的工作:船在海上难以保持平衡,如遇海浪会使重力柱发生悠荡,容易造成安全威胁,因此,采样作业时,全体地质组队员们严阵以待、奋力拉绳放缆,努力确保顺利安全地进行海底底质沉积物的取样工作。

  重力柱就像是支大针管,成功的取样会取得满满一管沉积物,并且保持沉积层序。关瑶博士打趣说道,海底生物绝不会欢迎重力柱的到来,因为重力柱落底对于它们来说绝对不亚于被导弹轰炸过。

  海底沉积物采集任务的完成,关键在于采样器能否顺利地工作。地质组的队员们在海上作业过程中遇到第一个棘手的问题——无法顺利装管。在陆地上能轻易完成的任务却在海上遇到了挑战:科考船摇晃不定,难以使两根管的管口保持水平而造成无法对接。队员们在风浪中努力尝试组装,但由于两套管间螺丝纹过细一直无法完成。最后,地质组全体成员们临时商讨对策,决定直接在沉积物取样管尾部加装重力锤。经过两次下水试采,终于成功获取第一段海底沉积物样品。

  或许是经验不足,加之取样器的局限性,地质组起航以来虽然有成功的经历,更多时候面临的是泥样采集不够理想的骨感现实。8月13日,地质组召开了工作会议一起分析原因,并对下一步如何改进形成了共识,即专注于100—400米水深的重力柱状样。

  8月15日14:40,科考船到达G6位点,阴转晴,水深200米,地质组决定上柱状采样。第一次失败,决定再采第二次。16:05第二次采样空柱而归。地质组分析,这种采样方法很难在超过200米深的海上获得成功。19:40到达G5位点时,水深约120米,地质组终于又成功采到柱状样,长约1.5米,以粘性土为主。

  8月16日凌晨1:40,科考船到达G4位点,水样、泥样(抓斗)作业正常。2:30朝G3位点走航,5:20到达G3,水深约70米,抓斗作业时缆绳意外断裂,抓斗沉海。当时缆绳放了约100米,海水流速较大,推测抓斗被礁石或其它东西卡住,缆绳被扯断。船上的大副说,类似的情况在其它航次也发生过多起。

  海洋科考并非一帆风顺,起起落落如同潮水,又如同海底的地形。我们有理由相信,科考队员们经历过重重考验,逐步积累经验,这些必然会成为未来南海科考的财富。

  8月18日16:08,趁着科考船避风靠港的时候,地球科学与地质工程学院杨小强副院长连夜派人冒着风雨送来新的抓斗。南海科考将在学校和相关学院的全力支持下,无畏风雨,勇往直前。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hwi-group.net/taishanshi_kaipingshi_heshanshi_enpingshi_lianjian/1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