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雷州蔗农砍甘蔗要砍伐证 不办不能砍

  “今年甘蔗长势不错,是个丰收年……”2月2日,和记者谈及今年甘蔗销售情况,雷州市英利镇三元村委会三武村小组的李先生话锋一转,由于还没有领到《甘蔗派斩通知书》,春节后他只能继续焦急地等待。“如果4月份前不能卖出,就会影响今年的种植了。”

  对于渴望甘蔗市场实现自由交易的蔗农来说,这种统一定价、按计划领证卖甘蔗的方式,让他们感觉越来越不适应。

  2月2日,雷州市英利镇六仔村一位知情村民向记者介绍,英利镇和周边几个镇的甘蔗一直都由当地的龙门糖厂收购,但由于龙门糖厂日生产能力有限,每天只能对一定数量的甘蔗进行榨汁,因此,糖厂采取了向蔗农发放“甘蔗证”这种带有计划性的收购方式。

  “我们必须拿到糖厂发的证才能砍甘蔗,否则就算砍好了,糖厂也不会收。”知情村民说,大多数村民为了不耽误新一年的甘蔗种植,或担心甘蔗成熟后搁置太久会变坏,都希望能尽快将甘蔗卖出去,但糖厂采取通过颁发“甘蔗证”进行计划性收购的方式,让部分蔗农只能“干着急”。

  记者在雷州市英利、龙门、纪家等镇多个种植甘蔗种植大村采访发现,实际上,让蔗农们产生困扰的,不仅仅是这种由糖厂发放“甘蔗证”的计划性收购方式,还有糖厂委托村委会向蔗农发放“甘蔗证”带来的问题。

  “村里现在很多人都在排队等着拿证。”2月2日,纪家镇蔗农张先生向记者介绍,按照程序,砍甘蔗需先向村委会提出申请,村干部根据申请情况安排,由于现在村里大多数村民都在等着砍甘蔗,因此早已排了长队。有些村民担心拿不到证,甘蔗卖不出去,甚至采取向村委会干部私下送礼的方式以求得“甘蔗证”。

  而在英利镇后村,几名正在帮老板砍甘蔗的贵州工人告诉记者,几天来,老板可能因为没有拿到“甘蔗证”,他们砍下的甘蔗只能地放在地上“缩水”。

  英利镇三元村六仔、三武等村民小组的村民告诉记者,在该村办理“甘蔗证”,除了申请要排队之外,还要向村委会缴纳一定的“手续费”,这笔费用去年为每车(约10吨)甘蔗10元,今年则上涨到了15元。

  2月2日,三元村一位正在值班的村委委员向记者证实,村里向蔗农收取的15元,是用于村委会工作人员给蔗农办证的“值班费”。据他介绍,三元村今年的甘蔗总产量估计能达4万吨左右,按照每车15元(一车10—15吨)的收费标准,三元村村委会通过代发“甘蔗证”可以收取4万元左右。

  “本来一亩地一年才收到两三千元,为什么拿砍伐证还要收钱呢?”六仔村村民有点不解地说,目前,一吨甘蔗的价格是500元左右,村民砍甘蔗的时候还要出钱请人帮忙,一天就要80元。

  多个村民向记者证实,虽然他们想把甘蔗卖给其他收购商,但其他收购商却很难到村里收购。就在前年,部分村民曾试图将甘蔗卖给外面的老板,遭到一伙不明身份人员的殴打。一直以来,不管村民是否与糖厂签订种植协议,他们只能按照糖厂定制的价格,统一把甘蔗卖给糖厂。

  据了解,雷州市目前共有7家制糖厂,其中有5家属于广东恒福糖业集团发展有限公司。该公司较大的一家制糖厂便是位于雷州市龙门镇的龙门糖厂,负责收购包含雷州市龙门、英利、北和、乌石、覃斗、南兴、松竹7个镇在内的所有甘蔗。

  龙门镇农业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介绍,根据2002年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农业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等四部委联合出台的《糖料管理暂行办法》规定,“糖料产区实行以制糖企业为核心按经济区域实行划区管理,制糖企业收购糖料时不得跨原料区收购糖料”。因此,龙门糖厂对7个镇的甘蔗全部收购有政策依据。

  2月5日,广东恒福糖业集团发展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陈符景表示,目前龙门糖厂的蔗区中有96%的农户均和糖厂签订过合同,糖厂每年支付给蔗农的机耕、种子、化肥等费用就达3000万元,从合同角度来说,蔗农把甘蔗出售给糖厂是合理合规的。而且对于蔗区糖业原料的销售,国家有关部门也作出过规定,不允许跨区域。

  “龙门糖厂日榨约1万吨的榨糖能力,是不可能一次性收购过多甘蔗原料的。”陈符景说,今年糖厂榨季截止日期是4月2日,但即便4月2日过后,只要蔗农还有甘蔗未卖出,糖厂均会按照市场指导价收购,“我们保证不让一吨甘蔗烂在地里,但也要请蔗农们体谅糖厂生产能力的瓶颈,按照规划砍甘蔗。”

  英利镇三元村一位正在田间砍甘蔗的村民对此提出自己的看法,“国家的规定是以前的,那时候的原材料资源不丰富,带有很强的计划经济色彩。”他说,在如今甘蔗产量大的情况下,政府是否也可以考虑放宽政策,让村民的甘蔗卖个更好的价钱。

  为什么要将“甘蔗证”发放的权力委托给村委会?陈符景解释道,龙门糖厂蔗区涉及范围涵盖7个乡镇,覆盖范围广,糖厂工作人员不可能对所有村庄实施覆盖,因此在一些村庄只能把派发证件的工作委托给村委会,而糖厂则按照每吨两元钱的标准给村委会支付劳务费。

  “由糖厂直接负责发放的甘蔗证,是不允许收取费用的。”陈符景明确表示,根据他们掌握的情况,目前只有英利镇三元村、那停村、丁满村3个村委会仍按照1988年国营糖厂时的惯例在收取甘蔗砍伐证手续费。去年公司曾和英利镇政府及各村委会协商由龙门糖厂支付相关费用,但却未获同意,收取费用只是少数村委会的自主行为,糖厂无权干涉。

  2月3日,雷州市经济贸易局副局长李炜峰告诉记者,向蔗农发放“甘蔗证”,是雷州市长期以来的做法,虽然这种发证收甘蔗的方式带有很强的计划经济色彩,但制糖行业本身是一个特殊的行业,计划性比较强。一方面,制糖企业发放收购通知书收购甘蔗是市场行为,政府不能干涉;另一方面,制糖企业又需要大量的原料供应,需要划分固定原料区保障生产。

  “有些蔗农心急,过早砍了,想拿到证是很困难的。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不论早晚,蔗农的甘蔗肯定可以收购完。”李炜峰说,目前还没有妥善的办法解决蔗农申请甘蔗砍伐证难的问题。

  对于部分村委会借发放“甘蔗证”的机会收取费用、收礼或故意刁难蔗农等问题,李炜峰表示,目前他们并没有接到蔗农对这类问题的举报,但对于这些伤农的违规行为,政府部门一旦查实将给予严肃处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hwi-group.net/taishanshi_kaipingshi_heshanshi_enpingshi_lianjian/113.html